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命苦是自找的...

Rick是專案團隊中脾氣非常好的一位工程師,和大多數的工程師一樣,Rick對於寫程式是相當具有熱誠的,在開發領域算是有一定的年資,程式碼的品質堪稱一流,在專案中也時常擔任與客戶端進行技術問題或系統功能溝通的重要角色。

最近一陣子,我們發現Rick常常被突呼其來的電話打斷,隨著電話交談的時間長度,表情上的無奈越顯得明顯而清晰。同時,我們也發現Rick的程式碼開發品質與速度明顯的和過去相比降低了不少。

關心之下,發現Rick其實並沒有任何個人的問題,他只是專注地完成交付公司給他的任務,也就是專案開發的客製化功能設計,但由於客戶端的PM和User,在長期和Rick建立了良好的溝通默契與個人關係之後,開始跳過PM將一些小問題(真的是無傷大雅的小問題)直接請Rick進行系統的極細部調整,也確實,這並沒有花非常多的時間,每一個調整動作都與系統整體的方向不衝突也不相違背,也就是說,這些問題即便依照正常程序經過PM來處理,這些修改依舊不會被PM擋掉,最終還是會發生,Rick也還是會著手修改。而User與Rick也都希望能夠快速地解決這些小問題,省去一些繁文縟節,因此常常跳過雙方PM,進行了規格上的零星修正、UI的小調整或是Bugs的Fix。

發現這件事情之後,我請PM認真地把Rick找來,Rick很委屈的跟我說,他一開始認為這樣能夠提高效率,並且提升對客戶的服務品質,也確實如此,Rick總是擁有客戶端相當好的評價,甚至某些PM無法溝通的技術問題,由Rick出面協助溝通協調,客戶端總是比較能夠理解。時間一長,這樣的溝通模式形成慣例,客戶也在專案中偶而私下請託Rick進行一些工作,但久而久之,Rick的時間開始被無法拒絕的瑣事所佔據,雖然後來推掉了不少,但開了先例,也不好意思每一個問題都直接拒絕,就演變出今天的結果。

這樣的情況,在專案工作中常常發生,不只發生在開發人員,偶而甚至發生在PM身上,儘管制度上我們都設計成必須要記錄每一個修正或程式修改動作,但實務上總是有一定比例的工作在檯面下持續進行著,不僅是專案,在企業內的MIS/IT也常常發生這樣的情況,越過主管的工作指派總是持續在發生著。

程式設計師也很容易依照個人關係,來決定事情的優先順序,PM也容易依照與客戶的交情,來決定規格修改的退讓或調整幅度,長時間下來,讓客戶覺得系統微幅調整的成本其實並非那麼高,甚至專案公司無法堅守最初的專案規格,微幅調整逐漸累積成了架構上的大範圍異動,最終導致專案的時程延誤,成本暴增。

這往往源於一開始的善意,客戶的殺手鐧常常是這樣的一句話:『我知道原本規格是這樣寫的,那這樣的設計,我們實際上根本沒辦法用啊!!!』或是:『我在上個milestone驗收的時候都很幫忙,你這邊稍微調整一下,應該不過分吧』(其實這句話聽起來有威脅的意味),更多的情形是,雙方在簽約與SA、SD階段,根本沒打算認真把規格搞清楚,很多模糊的空間是刻意保留出來的,為了讓簽約和成交趕快確定。

兩邊PM都在打自己的如意算盤,白紙黑字將來各自表述,規格文字的撰寫模糊到不能再模糊,廠商PM這別心裡想的是,反正將來我生出來的功能只要能符合規格書就好,買方PM這邊想的是反正將來我要你符合我寫出來的規格再簽驗收就行。可是,落在紙上同樣的一段話,只有功能的抽象描述卻沒有具體清晰的量化數字或說明,最終只落得專案在雙方都不滿意的狀況下收場。

規格書上的模糊空間,專案團隊成員與客戶端的私人交情,這看起來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件事情,導致了專案最後的失敗(或瑕疵)收尾,也造成了客戶慢慢覺得:『廠商應該早已把修改或異動成本算在專案裡了』,也難怪台灣的軟體專案總是那麼辛苦,客戶的需求總是那麼難釐清,專案的驗收總是那麼的困難,工程師的異動總是那麼頻繁...

我想跟Rick,也跟Developer說,其實你應該更認真的看待你手上所撰寫的每一行程式,記得,你能夠寫出這一行程式,是累積了少說三五年開發經驗之後的結果,每『一行』程式碼都是你的價值所在,每一段程式碼的修改都是你的產值,請不要也毋須輕易的做人情送給客戶。Starbucks的barista培訓只需要幾個月,他動手花短短的75秒做出一杯拿鐵咖啡大概值85元,而你累積了三五年功力,花了一個下午,喝了三杯Starbucks咖啡才修改完成的功能卻是免費???

Developer, Please, 你的一行程式碼的價值(價格)其實遠遠超過你的想像。

----------------------------------
後記:在台灣,有太多的程式設計師、專案團隊以超級賤價的報價去硬生生地接了專案餬口,最終只是導致專案品質下降,同時也讓客戶覺得不就是寫寫程式或做個App嘛,要花那麼多錢嗎? 畫一幅畫是個專業,寫程式也是專業;畫一幅畫是一門藝術,寫程式也是一門藝術。

台灣的電子代工或製造業,總是以調整製程壓低價格去賺那幾塊錢的毛利,台灣的軟體業也想走這樣的路,步上一樣的後塵嗎?